• 上海婚姻家庭律师
 

首席律师

桂维康律师
桂维康 律师

手机:13916814996
[律师简介] [联系律师]

亲子关系纠纷的案件种类


时间:2019年11月28日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佚名 点击:
[导读]:
亲子关系纠纷的案件种类 在实践中,亲子关系纠纷分为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与确认亲子关系之诉。 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主要分为: 1、在离婚诉讼中及离婚后,女性当事人为取得抚养权或其他诉讼目的,提出其配偶(原

亲子关系纠纷的案件种类
在实践中,亲子关系纠纷分为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与确认亲子关系之诉。
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主要分为:
1、在离婚诉讼中及离婚后,女性当事人为取得抚养权或其他诉讼目的,提出其配偶(原配偶)与子女之间无亲子关系;
2、离婚诉讼中及离婚后,男性当事人提出自己与子女无亲子关系,要求女方赔偿子女出生至今的抚育费及精神损失费;
3、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请求确认与子女不具有亲子关系(比如子女在医院被抱错或调包等情况);
4、在继承、侵权等案件中,为否定法定继承人身份而引发的否定亲子关系之诉。
确认亲子关系之诉主要分为:
1、单独提起的确认亲子关系之诉;
2、在继承、侵权等案件中,为确认法定继承人身份而引发的确定亲子关系之诉。
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中诉讼主体资格问题
《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赋予夫妻提起否定之诉的权利,但是并未赋予成年子女提起否定之诉的权利,通俗讲就是成年子女不能提起否定与其法定父母具有亲子关系的诉讼。
限制成年子女的否定权是因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院)意见认为即便没有血缘关系,允许成年子女对抚养其长大成人的父母行使否认权有失公允(不人道)。但是最高院内部以及社会专家学者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三》限制成年子女的否定权有不同意见,不同意见认为“对于当事人民事权利的限制,应当由法律而不是司法解释作出规定”。
造成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中诉讼主体资格不同意见,究其原因是由于现阶段我国尚无亲属法,在民事诉讼法中又无关于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中诉讼主体的规定,针对非婚生子女也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准正(非婚生子女因生父母结婚或者司法宣告而取得婚生子资格的制度)和认领(生父承认自己为该婚生子女的生父之任意认领及生父不主动认领当事人诉请法院之强制认领)制度,故最高院只能从情理角度对否定子女关系之诉中诉讼主体作出解读。
但是,笔者注意到正处于初次审议阶段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有条文规定“对亲子关系有异议的,父、母或者成年子女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确认或者否定亲子关系”。该草案规定较之前有两点进步:1、确定了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中诉讼主体为父、母或者成年子女,肯定了成年子女的诉权;2、诉讼主体中的父、母用词较《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第一款中夫妻一词更加严谨。因为父、母包括未离婚状态的父母及已离婚状态的父母,避免了《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第一款中出现的夫妻是否包括离婚后夫妻的语言歧义。
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中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时效问题
我们现行《婚姻法》第46条规定了四种情形下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但46条规定的离婚损害赔偿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侵权损害赔偿,而是《婚姻法》特设的一种损害赔偿制度。四种情形下无过错方请求损害赔偿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简称)第30条的规定确定诉讼时效的起算点和长度。
否定亲子关系中精神损害赔偿与《婚姻法》第46条规定的损害赔偿并不相同。否定亲子关系中精神损害赔偿为侵权损害赔偿,应按照《民法总则》第188条的规定,其诉讼时效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
否定亲子关系中的精神损害赔偿案件中,在无确切证据证明权利人在离婚前或离婚时就应当知道子女并非其亲生的情况下,亲子鉴定报告作出时间应作为权利人知道自己权利被侵害的时间开始计算诉讼时效。
亲子鉴定方式的演变
我国古代,曾有过“滴血认亲”等方法判断亲子关系,但这些方式缺少法律依据并未沿用。到19世纪末,出现了血型检测判断亲子关系,但是血型检测可以作出否认亲子关系的结论,对于肯定亲子关系却存在不确定性。20世纪70年代,人们发现并开始运用人类白细胞抗原(HLA)来做亲子鉴定,准确性可以达到80%,再结合血型检测,能达到更好的准确率,但是还是无法达到100%。
20世纪80年代初,真正开始了法医DNA的研究和应用。我国在1989年正式将DNA鉴定运用于实际案件,现在DNA鉴定在实务中已较为成熟。DNA亲子鉴定,否定亲子关系和肯定亲子关系的准确率几近100%。
DNA鉴定技术需注意的特殊情况
虽DNA鉴定技术具有高准确性,但是我们也需要注意以下情况:
1、DNA鉴定结论依赖于DNA样本,但是DNA样本却容易受到污染。如王德钦诉杨德胜、泸州市汽车二队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中,原告王德钦为证明是死者王先强的亲生儿子,申请法院调取了王先强死亡后的血衣和血样送至鉴定中心鉴定。但因为血衣已变质,丧失了检验条件,后只能通过血样鉴定确定了王德钦是死者王先强的亲生儿子。
2、人体DNA并不是终身不变的,在进行了造血干细胞、造血器官移植、大量输血的情况下,会使受体(接受移植、输血者)的DNA产生短期或者永久性的改变。故当接受移植、大量输血后,针对受体所进行的DNA鉴定就会出现不准确性。
3、部分人身体存在多组DNA基因,也就是人体医学现象中的“奇美拉现象”(Chimera)。故针对存在多组基因的人进行的DNA鉴定也会出现不准确性。
亲子鉴定在诉讼实务中的理解和运用
1
关于亲子鉴定,我国采取间接强制的方式
我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规定“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的,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 
从司法解释该条文中的关键字“拒绝”“推定”可以看出,我国关于亲子鉴定采取的方式并不是直接强制,而是间接强制。
直接强制指的是应受检验一方无正当理由一再拒绝亲子鉴定时,法院可以强制进行抽血。(德国法律在亲子鉴定方面采取直接强制方式)
间接强制指的是应受检验一方无正当理由拒绝亲子鉴定时,法院推定不利于应受检验一方的事实。
2
一方私自带子女做亲子鉴定报告的证据效力
现在社会上存在各种做亲子鉴定的鉴定机构、研究所(该类机构的资质在此不进行探讨),都宣传可以进行亲子鉴定,费用在几百到几千不等。在亲子关系诉讼中,一方往往会私自带子女去这类机构做亲子鉴定或者私自取得子女血液、血痕、毛发等样本去做亲子鉴定。如一方只提供了这种私自作出的“亲子鉴定报告”是否视为提供了必要证据,在对方拒绝做亲子鉴定的情况下,法院能否推定提供方主张成立?
答案是否定的,一方私自带子女(或从子女身上取得样本)去做亲子鉴定,并没有提供其他证据相印证,诉讼中对方拒绝做亲子鉴定的,因无法确定一方鉴定的采样是否真实,法院不宜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的推定规则。
既然私自去做的亲子鉴定无法单独构成必要证据,那是不是就没有私自去鉴定的必要呢?
笔者认为还是有一定的必要性,因为:1、一方对是否存在亲子关系存在怀疑的情况下,需要进一步清楚其怀疑是否成立,通过“鉴定报告”可内心确认并决定是否提出亲子关系之诉。2、亲子关系纠纷的证据(婚外情、婚外性行为)具有隐蔽性较难取得,而私自作出的鉴定较易取得。私自作出的鉴定在一定程度上能影响部分法官心证。3、在对方未聘请代理律师或其代理律师在亲子纠纷领域不熟悉的情况下,对方或对方律师面对“鉴定报告”有认可的可能或误以为 “鉴定报告”已构成必要证据而愿意再通过法院委托做正式亲子鉴定。
结语
在社会关系、家庭关系日益复杂,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我们期许即将出台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能给予复杂的亲子关系纠纷及各类婚姻家庭纠纷更系统完整的法律依据。
除却法律,从情理角度,我们还应理解在亲子纠纷中,血缘并不是亲情的唯一依据,长年共同生活所产生的感情和付出也是亲情产生的重要因素,一味地追求血缘而忽略在长年生活所产生的感情并不可取。因为,在很多情况下,亲子关系纠纷并没有真正的赢家。亲子关系纠纷的案件种类
在实践中,亲子关系纠纷分为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与确认亲子关系之诉。
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主要分为:
1、在离婚诉讼中及离婚后,女性当事人为取得抚养权或其他诉讼目的,提出其配偶(原配偶)与子女之间无亲子关系;
2、离婚诉讼中及离婚后,男性当事人提出自己与子女无亲子关系,要求女方赔偿子女出生至今的抚育费及精神损失费;
3、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双方请求确认与子女不具有亲子关系(比如子女在医院被抱错或调包等情况);
4、在继承、侵权等案件中,为否定法定继承人身份而引发的否定亲子关系之诉。
确认亲子关系之诉主要分为:
1、单独提起的确认亲子关系之诉;
2、在继承、侵权等案件中,为确认法定继承人身份而引发的确定亲子关系之诉。
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中诉讼主体资格问题
《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赋予夫妻提起否定之诉的权利,但是并未赋予成年子女提起否定之诉的权利,通俗讲就是成年子女不能提起否定与其法定父母具有亲子关系的诉讼。
限制成年子女的否定权是因最高人民法院(以下简称最高院)意见认为即便没有血缘关系,允许成年子女对抚养其长大成人的父母行使否认权有失公允(不人道)。但是最高院内部以及社会专家学者对《婚姻法司法解释三》限制成年子女的否定权有不同意见,不同意见认为“对于当事人民事权利的限制,应当由法律而不是司法解释作出规定”。
造成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中诉讼主体资格不同意见,究其原因是由于现阶段我国尚无亲属法,在民事诉讼法中又无关于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中诉讼主体的规定,针对非婚生子女也没有严格意义上的准正(非婚生子女因生父母结婚或者司法宣告而取得婚生子资格的制度)和认领(生父承认自己为该婚生子女的生父之任意认领及生父不主动认领当事人诉请法院之强制认领)制度,故最高院只能从情理角度对否定子女关系之诉中诉讼主体作出解读。
但是,笔者注意到正处于初次审议阶段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草案有条文规定“对亲子关系有异议的,父、母或者成年子女可以向人民法院提出诉讼,请求确认或者否定亲子关系”。该草案规定较之前有两点进步:1、确定了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中诉讼主体为父、母或者成年子女,肯定了成年子女的诉权;2、诉讼主体中的父、母用词较《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第一款中夫妻一词更加严谨。因为父、母包括未离婚状态的父母及已离婚状态的父母,避免了《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第一款中出现的夫妻是否包括离婚后夫妻的语言歧义。
否定亲子关系之诉中精神损害赔偿的诉讼时效问题
我们现行《婚姻法》第46条规定了四种情形下无过错方有权请求损害赔偿。但46条规定的离婚损害赔偿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侵权损害赔偿,而是《婚姻法》特设的一种损害赔偿制度。四种情形下无过错方请求损害赔偿按照《婚姻法司法解释一》(简称)第30条的规定确定诉讼时效的起算点和长度。
否定亲子关系中精神损害赔偿与《婚姻法》第46条规定的损害赔偿并不相同。否定亲子关系中精神损害赔偿为侵权损害赔偿,应按照《民法总则》第188条的规定,其诉讼时效自权利人知道或者应当知道权利受到损害以及义务人之日起计算。
否定亲子关系中的精神损害赔偿案件中,在无确切证据证明权利人在离婚前或离婚时就应当知道子女并非其亲生的情况下,亲子鉴定报告作出时间应作为权利人知道自己权利被侵害的时间开始计算诉讼时效。
亲子鉴定方式的演变
我国古代,曾有过“滴血认亲”等方法判断亲子关系,但这些方式缺少法律依据并未沿用。到19世纪末,出现了血型检测判断亲子关系,但是血型检测可以作出否认亲子关系的结论,对于肯定亲子关系却存在不确定性。20世纪70年代,人们发现并开始运用人类白细胞抗原(HLA)来做亲子鉴定,准确性可以达到80%,再结合血型检测,能达到更好的准确率,但是还是无法达到100%。
20世纪80年代初,真正开始了法医DNA的研究和应用。我国在1989年正式将DNA鉴定运用于实际案件,现在DNA鉴定在实务中已较为成熟。DNA亲子鉴定,否定亲子关系和肯定亲子关系的准确率几近100%。
DNA鉴定技术需注意的特殊情况
虽DNA鉴定技术具有高准确性,但是我们也需要注意以下情况:
1、DNA鉴定结论依赖于DNA样本,但是DNA样本却容易受到污染。如王德钦诉杨德胜、泸州市汽车二队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中,原告王德钦为证明是死者王先强的亲生儿子,申请法院调取了王先强死亡后的血衣和血样送至鉴定中心鉴定。但因为血衣已变质,丧失了检验条件,后只能通过血样鉴定确定了王德钦是死者王先强的亲生儿子。
2、人体DNA并不是终身不变的,在进行了造血干细胞、造血器官移植、大量输血的情况下,会使受体(接受移植、输血者)的DNA产生短期或者永久性的改变。故当接受移植、大量输血后,针对受体所进行的DNA鉴定就会出现不准确性。
3、部分人身体存在多组DNA基因,也就是人体医学现象中的“奇美拉现象”(Chimera)。故针对存在多组基因的人进行的DNA鉴定也会出现不准确性。
亲子鉴定在诉讼实务中的理解和运用
1
关于亲子鉴定,我国采取间接强制的方式
我国《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规定“夫妻一方向人民法院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的,并已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不存在一方的主张成立。
当事人一方起诉请求确认亲子关系,并提供必要证据予以证明,另一方没有相反证据又拒绝做亲子鉴定的,人民法院可以推定请求确认亲子关系一方的主张成立。” 
从司法解释该条文中的关键字“拒绝”“推定”可以看出,我国关于亲子鉴定采取的方式并不是直接强制,而是间接强制。
直接强制指的是应受检验一方无正当理由一再拒绝亲子鉴定时,法院可以强制进行抽血。(德国法律在亲子鉴定方面采取直接强制方式)
间接强制指的是应受检验一方无正当理由拒绝亲子鉴定时,法院推定不利于应受检验一方的事实。
2
一方私自带子女做亲子鉴定报告的证据效力
现在社会上存在各种做亲子鉴定的鉴定机构、研究所(该类机构的资质在此不进行探讨),都宣传可以进行亲子鉴定,费用在几百到几千不等。在亲子关系诉讼中,一方往往会私自带子女去这类机构做亲子鉴定或者私自取得子女血液、血痕、毛发等样本去做亲子鉴定。如一方只提供了这种私自作出的“亲子鉴定报告”是否视为提供了必要证据,在对方拒绝做亲子鉴定的情况下,法院能否推定提供方主张成立?
答案是否定的,一方私自带子女(或从子女身上取得样本)去做亲子鉴定,并没有提供其他证据相印证,诉讼中对方拒绝做亲子鉴定的,因无法确定一方鉴定的采样是否真实,法院不宜适用《婚姻法司法解释三》第二条的推定规则。
既然私自去做的亲子鉴定无法单独构成必要证据,那是不是就没有私自去鉴定的必要呢?
笔者认为还是有一定的必要性,因为:1、一方对是否存在亲子关系存在怀疑的情况下,需要进一步清楚其怀疑是否成立,通过“鉴定报告”可内心确认并决定是否提出亲子关系之诉。2、亲子关系纠纷的证据(婚外情、婚外性行为)具有隐蔽性较难取得,而私自作出的鉴定较易取得。私自作出的鉴定在一定程度上能影响部分法官心证。3、在对方未聘请代理律师或其代理律师在亲子纠纷领域不熟悉的情况下,对方或对方律师面对“鉴定报告”有认可的可能或误以为 “鉴定报告”已构成必要证据而愿意再通过法院委托做正式亲子鉴定。
结语
在社会关系、家庭关系日益复杂,科学技术迅猛发展的今天,我们期许即将出台的民法典《婚姻家庭编》能给予复杂的亲子关系纠纷及各类婚姻家庭纠纷更系统完整的法律依据。
除却法律,从情理角度,我们还应理解在亲子纠纷中,血缘并不是亲情的唯一依据,长年共同生活所产生的感情和付出也是亲情产生的重要因素,一味地追求血缘而忽略在长年生活所产生的感情并不可取。因为,在很多情况下,亲子关系纠纷并没有真正的赢家。

 


下一篇:国内出轨离婚抚养权怎么判定?
上一篇:没有了
 

业务范围

1、法律咨询
2、谈判调解
3、诉讼代理
4、协议离婚
5、婚姻调查取证
6、同居关系纠纷
7、婚外恋纠纷调解、调查、取证
8、家庭共同财产分割
9、离婚夫妻共同房产分割
10、恋爱同居房产分割
11、涉外婚姻
12婚姻财产见证
13、文书代拟(起草财产协议,离婚协议,遗嘱,分居协议,起诉状及答辩状)
14其他婚姻财产法律服务
15遗产继承纠纷